天策教育官方网站,江苏天策培训中心-2019年中央国家机关公务员招考,公务员招考培训,2019年公务员培训,江苏公务员,面试,2019年江苏公务员考试,江苏公务员考试培训,公务员,公务员考试培训,军转培训,军队转业干部培训,2019军转培训,公考心得
| 公务员考试 | 事业单位招考 | 军转考试 | 江苏市县公职招考 | 公共管理培训 | 法律法规 | 求职招聘 | 笔迹测评 |
  { 高级检索 }
热门检索: 课程  面试  军转培训  单位招聘  应试  经验  测试
 
网站首页 > 公共管理培训 > 公共管理论文库 > 文章内容
郑永年:中国政治改革的理想路径
  双击自动滚屏
2012-6-20 15:41 发布人:天策CJ  来源:网络  阅读:3872
 
 

    重提改革,如今多了一份纪念。2012年,是邓小平南巡20周年。20年前,“中国下一步该往何处去”笼罩着整个中国。20年后,同样的困惑再次盘踞于每个国人的心头。
    对现实的确切困惑,并不能转换为对未来方向的清晰。未来的道路也不会听命于抽象的设计,它只从面临的约束条件出发,通过改革而得到发展,通过发展而达致稳定,而稳定本身又反过来有助于进一步的改革和进一步的发展,这是中国自改革开放以来一直在倡导的良性循环理论。不过近些年来,改革、发展、稳定三者之间似乎进入了一个非良性循环,即无改革、高发展和不稳定。
    要破解这个非良性循环,分解式改革的办法没有过时。分解式改革的好处是可以把很多在理论上具有意识形态成分的变革,转换为制度细节和技术问题来处理。这一点在中国尤其重要。
    历史上看,俄罗斯和东欧是综合式改革,中国则是分解式改革。中国的改革先于苏联东欧。中国改革有两个鲜明特点:一是农村经济改革先行城市经济改革随后;二是持续的分权,主要是中央向地方分权。当时戈尔巴乔夫也是想走这条道路,但在高度集权的体制下苏联可惜没有走通。戈尔巴乔夫因此就只能从政治改革入手,即通过政治动员的方式克服高度集权体制的阻力,这就是苏联东欧民主化的起源。民主化一旦发生,社会就会变得激进化,各方面的改革也随之激进化。大爆炸式改革有利有弊,其成功与否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社会主义国家之外是否有全国性质的公民社会和市场经济的传统作为新秩序的历史基础。这在某些东欧国家是有的,它们的社会主义体系本来就是强加的,但有些国家就没有,例如苏联和中国。
    当下中国,理想的改革步骤可分解为三步:先经济改革,再社会改革,再政治改革。
    分解式改革设计并不是要忽视社会体系的关联性,恰恰相反,分解式改革的动力来自于这种关联性。当某一领域的改革进入深层次,领域之间的联动效应就会变得非常明显。因此面对犬牙交错的各领域问题,好的分解式改革,都是因势利导的。例如,用经济改革的成果作为社会改革的基础,利用经济转型造成的社会问题作为社会改革的动力,这样改革才能环环相扣,步步为营。
    但并没有任何东西能够保证改革顺着这个次序。如果保障人们社会权利的社会制度建立不起来,基本社会正义得不到实现,那么矛盾就会进一步政治化,政治一旦激进化,就有很多可能性,既可能是导致政治改革甚至民主化,也有可能是政治革命甚至天下大乱。中国现在正处于这样一个关键点上。
    
    维稳靠社会而非政治
    
    社会改革应是当下中国的主体性改革。在经济改革和政治改革中间插上一个社会改革,并非是拖延、躲避政治改革议题,恰恰是为了未来的政治改革创造制度基础。社会改革具有承上启下的作用。
    当前中国一边经济高速发展,一边社会的解体也在加速。社会解体表现在各个方面,但最显著的表现就是近来高涨的社会暴力,尤其是个体化的社会暴力。暴力发生在社会和政府之间、社会和资本之间、社会与社会之间。这些角色之间的暴力已经充塞媒体报道。但这里有两大趋势特别值得注意。
    第一,分散化的地方资本或者政府的暴力已经导致了社会个体化的暴力。中央政府政令和地方政府各个方面行为的冲突与脱节现象越来越严重。在中央三令五申地强调“和谐社会”的同时,地方政府正引发着无穷无尽的矛盾和冲突。地方政府和资本的利益结合体不是导致地方权力的极权(“土皇帝”),就是制造资本的极权(原始形态的资本主义)。同时,以稳定为名义的社会控制(“维稳”),导致社会集体行为在很多场合变得不可能,社会个体不得不诉诸个体暴力来对抗地方权力或者资本。
    第二,更为严重的是,在暴力背后隐藏着社会对政府和资本的极度不信任。政府部门生活在权力的城堡里面免受市场力量的冲击,资本有赖于自身财富或者“权力资本”,可以从容应付和消化市场,但普通老百姓面对无情的市场力量则无可逃避。社会和政府、资本之间的不信任度加剧,社会的暴力程度也随之加剧。同时,当社会失去对政府的信任时,政府治理也很容易失效。无论政府说什么,社会都持怀疑态度;无论政府做什么,都赢得不了社会的认同。社会对政府的不信任又成为政府政策失效的其中一个主要原因,导致一种政府无力和社会不信任的恶性循环。
    当前社会出现越来越多的不稳定因素,政府的“维稳”任务显得格外重要。但无论政府的“维稳”努力有多大,技术手段有多高超,这些都是“外科手术”,只能产生一种机械的外在稳定。并且,“维稳”很有可能走到自己的反面,即“维稳”的努力越大、投入越大,社会越不稳定。这也不难理解。对政府来说,目前的“维稳”不管其内涵如何,其主要表现为经济和暴力两种形式。用经济力量来“维稳”,虽不会激起反抗,但耗资巨大,不可持续。“维稳”的经济学逻辑就是会鼓励和激发越来越多的社会力量通过“不稳定”状态而获得经济利益。政府作为掌握国家暴力唯一合法的组织,暴力在“维稳”过程中也始终扮演着不可或缺的作用。当经济手段不能发挥作用时,暴力就变得不可避免。但历史经验表明,使用暴力会导致更多的暴力。当今中国社会存在着的形形色色的针对政府的社会暴力行为已经说明了这个问题。
    在任何社会,不能过分夸大政治在社会稳定过程中的作用。如果社会本身不能产生一种基于自身的秩序,那么政治往往是分化社会的力量,从而也是社会不稳定的力量。无论是在民主社会还是在非民主社会,这都是一样的。西方社会的稳定主要并不是因为民主政治,而是因为存在着庞大的中产阶级。因为中产阶级庞大,无论哪一个政党执政,或左或右,都要照顾到中产阶级的力量。在很大程度上说,是社会自身,而非政治在维持社会稳定。中产阶级之所以是稳定的基础不仅仅是因为他们需要一个稳定的社会环境来保障他们的财产安全,更是因为他们在遇到新的局面和问题时,往往会理性地思考,不会走极端路线。这也就是中国传统上所说的“有恒产者有恒心”的道理之所在。
    相反,在中间力量弱小的社会,无论是民主政体还是权威政体,社会稳定没有任何基础。在中间力量弱小的社会,一般的情形是,各社会群体,经济上(收入和财富)高度分化,思想意识上高度对立,少有妥协的空间。如果存在民主政体,那么各派政治力量不仅没有能力整合社会,反而使得社会更为分化,它们各自动员自己的支持力量和其他反对自身的社会力量进行斗争。政府权威和社会秩序的双重缺失往往是这些社会的常态。如果存在权威政体,那么社会秩序往往是通过强权甚至暴力来维系的,就是说,社会本身没有整合自身的能力,只有依靠政治力量。这样就出现了上面所说的“维稳”局面。而这样一个社会秩序的可持续性随时都可以成为问题。
    在中产阶级缺失的情况下,权势者(往往是极右派)和贫穷者(其中很多是左派理想主义者)互相“折腾”,造成整体社会的不确定感。中产阶级本来就很弱小,处于这样一种环境中更是深感不安,不断寻找机会出走,通过各种方式的移民在全世界到处寻求安全的落脚点。
    为此,把建设社会中间力量放置于目前中国的“维稳”困境中显得极具意义。如果没有坚实的社会基础,国家和政府方面的任何努力都难以实现和谐社会。
    从可持续经济发展的角度来看,实际上,中国的情况可能比陷入中等收入陷阱的国家还要差一些。在菲律宾、泰国、马来西亚等国家,很多方面是因为政府不作为。这些国家,政府没有有效的产业升级政策,导致经济不能持续发展。到现在为止,这些国家的经济发展主要是社会(企业界)本身驱动的,呈现出藏富于民的态势。如果政府的决策得当,就会取得长足的经济发展。这些国家的政治挑战在于如何走出低度民主陷阱,就是说现行的民主政治很难产生一个有效政府。但在中国,中国的发展是通过国家动员而取得的,是建立在社会资源的大量消耗上的。
    如果社会改革找不到突破口,得不到深化,那么经济发展有可能甚至比这些已经陷入中等收入陷阱的国家更为困难。
    
    社会改革的突破口
    
    危机既不可避免,也不可怕。中国是一个危机驱动的社会,有了危机才会有进步。
    尽管中央政府在大力呼吁社会管理,但各级地方政府仍然把重点置于经济发展上,社会管理并不是很多地方政府的关注重点。主要的原因在于地方政府看不到社会改革和社会管理对于可持续经济发展的意义。必须把社会管理放在广义的社会改革的内容中来讨论。中国传统上一直是一个家长式社会,如果抽象地讨论社会管理,人们就会对社会管理作出狭义的理解,以为社会管理就是社会控制。
    从社会改革看社会管理,那么就要强化社会的自我管理,而不是强化社会的“被”管理。
    社会如果要自我管理,那么就要求给予社会很多空间,有了空间才能发展出社会的自治组织或者自下而上的秩序。社会没有这种


    特别说明:由于各方面情况的不断调整与变化,天策网所转载的信息仅供参考,敬请广大网友以权威部门公布的正式信息为准。

 
 
 
 ↑上一篇  WTO对公共政策执行的影响探讨
 ↓下一篇  郑永年:利益集团主导的改革不可能成功
 打印此文 | 收藏此页 | 关闭窗口 | 返回顶部
 
 
 
  [报名]【南京】2020年公务员笔试辅导暑期班招生  
  [报名]【南京】2019年天策军转课程简章  
  [报名]2019年江苏省淮安“三支一扶” 面试培训招生简章  
  [报名]2019年江苏连云港-灌云事业单位 面试培训招生简章  
  [报名]【大丰】部分事业单位2019年招考面试班招生简章  
  [报名]【南京】2020年天策国考笔试班课程安排计划  
  [结束]2019年江苏天策军转考试高分精要公开课  
  [结束]天策2019(上) 南通地区·江苏省属事业单位招考 南通面试  
  [结束]【连云港】天策2019年省属事业单位招考 面试集训班简章  
  [结束]【南京】2019年上半年事业单位笔试班招生简章  
  [结束]【南通】天策2020年新一轮公务员、事业单位招考培训简章  
  [结束]【南通】天策2019江苏省公务员招考面试集训班招生简章  
  [结束]2017下半年南京事业单位面试辅导班招生简章  
  [结束]【安徽】2018年天策国考笔试培训课程  
  [结束]【淮安】2018年国考基础班招生简章  
  [结束]【南京】2018年国考笔试班招生简章  
  [结束]【南京】2018年国考周末实战班火热招生中  
  [结束]【常熟】2018年公务员笔试基础班招生简章  
  [结束]【南京】2017年天策军转招生简章  
  [结束]【南京】2018年国考暑期班招生简章  
 本类推荐  本类热点
 
 相关文章  
  ·中国特色环保新道路的内涵  
  ·论利用网络进行新时期的党建工作创新  
  ·WTO对公共政策执行的影响探讨  
  ·郑永年:中国政治改革的理想路径  
  ·郑永年:利益集团主导的改革不可能成功  
  ·郑永年:国企会导致中国国家权力危机吗?  
  ·郑永年:中国保护社会就是为了挽救市场经济  
  ·郑永年:全球化与弱政府  
  ·郑永年 翁翠芬:为什么中国的改革动力来自地  
  ·郑永年:让官员走出“特权堡垒”  
 
 
姓名:
联系方式:
内容:
 
 * 评论内容最多为50字
 
  南京市青岛路33号华达宾馆主楼1楼、综合楼3楼(210008)
Tel:教务025-83204173 83217847 网络83210810-15
Fax:025-83217847 Email:jstiance@163.com

400咨询热线:400-025-7817
025-83217817、83217847
办学许可证:教民3200007ZX0041号
苏ICP备17000982号
江苏天策教育培训中心 版权所有